• 五百万的别墅出来,朋友开车,绕道进了后山。山路依山势走向百转千回,一边是山坡上茂密的树丛,一边是修在谷底水库里的高尔夫球场。从山顶蔓延下来的绿色一直延展到谷底的球场,山腰的黑色柏油路上,白色的交通指示线标记着来路和去处,兰色的车在前行,车里被夕阳映成金黄的我们,默默地,不说话,仿佛这才进入了今天的正题。

    夕阳西下,金黄的余辉将远山的轮廓勾勒得格外清晰。望着天边绵延不绝的山峰山谷构成的曲线,想象,我们现在是处在波谷还是波峰? “这里有些象秋明山…”朋友说。“嗯,那你就是头文字刘”我顺口应道,接着我们又演绎了一下《头文字D》里关于山路过弯的对白。车在山路弯道上摇摆,音响里许巍的歌声被我们洒了一路。

    天窗里看出去的天空渐渐地暗了下来,周围的绿色也慢慢由浅转暗,车停在水库的二坝上,水库里的水很少,离二坝很远,也许水并不少,只是因为这个预留的库区太大,以及我们填不满的心。有人在水库底的荒草甸上骑马,马无精打采,不知道是不是在思考人生。

    原路返回,夜色已经笼罩了上来,熟悉的路段,由于光影的变幻,呈现出不一样的景致,暗夜的苍茫逐渐取代了傍晚的悠闲。朋友开车开的快了起来,过弯的时候开始压着排水沟了,头文字刘,真的来了。

  • 午夜,街边,鲜红的灯笼在风中摇晃,风不大,也不凉,春天好象是真的来了。路旁的小店都在打烊,年轻的伙计有些疲倦,拿着水管冲洗店前的地面,隔壁装修的工人还在加班往墙上剐腻子。少了车的打扰,午夜的城市宁静安详了许多。

    路上散落的行人好象并不着急赶路,仿佛留恋这夜色的悠闲。黑暗里蹿出只猫,穿过昏暗的灯光,又消失在了黑暗中,脚步轻快敏捷,来不及让你在夜色中分辨出它的颜色。树还是那个样子,直楞楞站在那里,你几乎看不出它的表情,以至于要将它忽略,它似乎也习惯了,静静地在心里将年轮一圈一圈扩大。

    借着恍惚的灯光,横穿过马路,走进街心花园,靠近了看,哦,花也开了啊,繁华烂漫,原来夜色挡不住世界,只是遮住了眼睛。

  • 啊呀呀

    Tag:

    整理.

    2008.8.29